< id="header"> < class="header-1"> < class="container"> < class="logo fl"> < class="header-a fr"> sx_jhq@163.com 联系我们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header-2"> < class="container"> < class="header-2-nav"> < class="nav">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wen1">< class="wen1-ico"> < class="search"> < id="header-2"> < class="logo-2 fl"> < class="menu2 fr">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nav-2"> < class="chenggao"> < id="nav-2-heidi"> < id="main"> < class="banner"> < class="fafa flexslider"> < class="banner-x"> < class="fxfx flexslider"> < class="erji"> < class="container"> < class="menu fl"> < class="menu-title">职工文苑 < class="mua">
快讯
通知公告
职工文苑
< class="erji-content"> < class="erji-title">

职工文苑

< class="mianbaoxie fr">  » 内容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danpian"> < class="danpian-h1">门风 < class="danpian-h1"> < class="danpian-h2">来源:配水站     发布时间:2021-09-15     作者:孙宏梅   点击量:次     分享到:< class="ffxx" style="display: inline-block;vertical-align: middle;"> < class="bdsharebuttonbox"> < class="danpian-con">

清晨伯父来电梅,我是大爷。你七爷爷昨晚前半夜不在了,这两天天太热,决定明早就下葬。”“嗯,大爷,知道了,我尽快回去。我嘴上支应着,眼眶却开了闸。七爷爷享年84岁,算是高寿了,他排行老七,是祖父辈里最小的一个,也是寿命最长的一个。我们家族一百多人都尊称他为总司令

我们这一家族始于十九世纪中期,曾祖父的父亲带着妻儿老小从山东来到陕西关中落户。祖籍是孔孟之乡的祖辈,更注重子孙们的德行、礼仪教育。曾祖父毕业于讲武堂,曾在军阀任过团长,因看不惯军阀的作风才回家务农,并担任起我们当地的保长。曾祖父的兄弟有个做牧师,有个做教员。我的祖父辈起名从字,个个都进过学堂,都识文断字。父辈们起名学仁、学义、学理、学志、学信......

我小时候听祖母念叨最多的就是大家惯骡马小家惯娃娃,小妮子你是大家的孩儿,必须守规矩。那时候也不知道啥叫规矩,只知道要尊重老人、听大人的话、团结兄弟姐妹。我的父亲在几十里外的地方上班,每个周六都骑自行车回家,那也是我每周最盼望的日子。每到这天下午,我都会早早在路口等着,与其说是等父亲,不如说在等他车把上挂的那个大包,那个大包里总有好吃的。每次父亲看见我总是笑盈盈地将我抱起,坐在车前梁上,但并不把包里的吃食给我。父亲放下自行车总是先拎着包走进祖父母的房间,我就像尾巴一样欢天喜地跟着,当他把糕点或时令水果从包里掏出来先给祖父母时,祖母总说给娃们先吃,娃们长身体。父亲总重复那句您先吃,孩子们吃的日子还在后头。出了祖父母的房门才将吃食分给我们,分时还不忘给母亲留些。稍歇后就又去他三叔家转转,七叔家转转(其他的祖父已经去世了),我总跟在父亲的屁股后面学着他规规矩矩地跟祖父祖母们说话。每到春节、中秋节、端午节等传统节日父亲都会备上糕点亲自毕恭毕敬送去。

祖父总给我们这些小孩子讲一件所有人都能倒背如流的事——他的一个兄弟从省城回来了,当晚没有去见叔父们,第二天碰到正在干农活的三叔,三叔问啥时候回来的?祖父的兄弟叼着纸烟回答我昨晚回来的。结果挨了三叔一巴掌,立马扔掉手中的烟卷,弯着腰赔不是到叔,我以后不敢了,以后我回来就过去看您。有了这次事以后我们家族直到现在都没有在长辈跟前抽烟的,说话也都是柔声细语的。我的一个堂姐大我一岁,小时候我们一个被窝睡觉、一起玩耍、一起分享小秘密,是无话不说的密友,所以私下我总是直呼其名,不叫姐。有一次玩到兴头上,我大声喊她名字被伯父听见了,伯父问:你两谁大?我回答:芳大,我们关系可好了。伯父反问:关系好就不用叫姐了?大一天也是姐姐,这是规矩。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敢直呼过哥姐们的名字。

我们家族里兄弟姐妹妯娌之间都非常和睦、相互谦让,即便偶尔发生点摩擦也会在长辈们的教导下及时化解。那年秋收以后,生产队小面积调整责任田,两个堂叔的田地被分到一块。在队长确定两家地畔时,两个堂婶婶都要求队长的尺子多偏向自家一些,并为此吵了起来,引得周围人都看笑话。七爷爷知道后当天就到两位堂叔家,把他们批评了一顿,并要求各自必须请对方在自己家里吃一顿饭,年龄小的先请哥嫂。自此以后,堂叔堂婶两家的关系更加亲密,两家的庄稼都是一起收种,两个堂婶也是做了改样饭你给我端一碗、我把你叫去吃一顿,十分融洽。我们这个家族一百多人,没有一个违法犯罪的,一位堂兄现任我们村委会主任。

古人说:不学礼,无以立。家族的传承是一种无形的力量一直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。七爷爷去世了,我们的祖辈们也都远离而去,但我们承载着他们的基因,流淌着他们的血液,延续着他们成就的美德,并守望着、践行着、传递着。好门风,我传承!

< class="dan-tip"> < class="fr">编辑:     责任编辑:     审核: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dan-page"> < class="dan-a">上一篇:传承优秀家风,铭记刻骨家训< class="dan-a">下一篇:那张发黄的旧日历 < class="clear"> < id="footer"> < class="footer-1"> < class="container"> < class="ffa fr">
< class="foo1"> < class="foo1-title fl"> 友情链接: < class="foo1-con"> < class="foo1-list">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footer-2"> < class="container"> < class="foo2-er fr"> < class="er fl"> 手机版二维码 < class="er fr"> 微信公众号 < class="clear"> < class="footer-2-con"> 版权所有: 陕西省渠灌溉中心     陕ICP备16017935-1号     网站地图
地址:陕西省蓝田县宴友思大街10号     电话:029-32277765   邮编:710500
技术支持:奈特星网络